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瓯越之子
林海帆:追梦赤子心
时间:2018-07-13 来源:市外侨办 字号:[ ]


林海帆,著名生物学家,温州洞头人。美国耶鲁大学尤金-希金斯讲席教授,耶鲁大学干细胞中心创始主任,长期从事干细胞生物学、生殖生物学、RNA生物学与表观遗传学的研究。

2018年,林海帆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

1977年的冬天,五百七十万考生走进尘封了十余年的高考考场。这次非比寻常的冬季招考,让许多人意识到,时代的车轮又一次开始缓缓滚动了。严冬过后,春意萌生。仅仅过了半年,1978年的夏季高考如期而至。这一次,考生人数达到创纪录的五百九十万。

彼时十六岁的林海帆也是这万千考生中的一员。这位来自洞头县北岙镇的少年代课老师,在去年冬天的考试中,因地方部门的工作失误而落榜。然而他未放弃读大学的梦想,再次走进了高考考场。命运是难测的:他并未想到这次自己能够考上名校复旦大学,更不会预见到四十年之后的2018年,他将凭借在干细胞研究领域的杰出贡献,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和人文与科学院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的“双料院士”,成为家乡洞头的骄傲。

和林海帆一样,在那个夏天,许多人的一生悄然改变。

从小镇少年到“全美最佳研究生”

林海帆是一个早慧的孩子。据林妈妈回忆,小海帆三四岁的时候,已认识了不少汉字,是他平时从卡片、报刊,甚至墙壁上的标语、悬挂的招牌上偷学来的。不到七周岁,他就要求让他坐在第四学期班里做旁听生,经过几次考试后,成了正式的插班生。爱好动手和想问题的林海帆,自小就对物理和工程颇感兴趣。在填报高考志愿时,他听说当时欧美新兴的遗传工程学是很有前途的学科,而生物化学又是遗传工程的基础,于是决定填报复旦生化系。这个偶然的选择,却确立了他此后学术生涯的大方向。

在林海帆的大学室友张亚雄的回忆中,这位复旦首届奖学金得主平日里是一个十分喜欢钻研的学子,晚上熄灯后还会在帐子里阅读原版的美国科学杂志:“他舅舅从老家来,带来了四喇叭录音机(当时是很时尚的玩意),还有目鱼干等海产品。海帆总是把吃的留给我们,他则独自守着录音机听英语。”或许当时在这个少年心中,已默默萌发了远赴海外攀登科学高峰的念头吧。而时代,也的确为他提供了追逐梦想的最佳机遇。

在美国卫生总署(NIH)做主旨演讲

改革开放之初,在物理学大师李政道的大力推动下,中美建立了中美物理学联合招生项目(CUSPEA),为有学术天赋的中国学子赴美研习现代物理学打开了大门。受李政道启发,华裔分子生物学家吴瑞多方奔走,着手建立了中美生物学联合招生项目(CUSBEA, China-US Biochemistry Examination and Application) 项目。“那个时候机会不多,来了就要抓住。”从复旦大学毕业后,林海帆的执着,又一次为他争取到了改变命运的机会。1982年,林海帆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CUSBEA项目的选拔,次年赴美国求学,84年转读康奈尔大学,师从Mariana Wolfner教授攻读博士学位。其间,他发现了第一个启动胚胎细胞分裂的基因及遗传调控机理。他的毕业论文以此为题,获得1990年度美国遗传学会Sandler博士论文提名奖,并发表于世界顶级科学刊物《细胞》杂志上。

多年后,林海帆这样回忆自己在康奈尔大学的六年博士生涯:“我读书还是比较用功的,在实验室工作到后半夜是常有的事。我也读了很多文献,组织了中国学生兴趣小组。因为你做研究,视野就应该开阔些。我的室友是学物理的,搞超弦理论。他就给我们讲超弦,我就给他们讲我研究的东西,这样大家都能互相学习。我还在全系的研究生里面组织了定期的论文研讨会,有时候还有教授来参加。”于林海帆而言,科研是一件乐在其中的快事。能够全职来做自己最喜欢的事,世上没有比这更为理想的职业了。而今,尽管他早已拿到终身教职,晚上还是经常泡在实验室里。“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数千年前的古训,勾勒的正是如同林海帆那样好学不倦,乐此不疲者的形象。

探索神奇干细胞

获得博士学位,仅仅是进入美国学术体系的第一步。林海帆的下一站,是座落在巴尔的摩的卡内基研究所胚胎学系。这家由钢铁大王卡内基一手创办的研究所已有百年历史,聚集了“在各个前沿领域工作的富有想象力和超凡现身精神的人群”。在美国科学院院士Allan Spradling的指导下,林海帆尝试用果蝇生殖系干细胞作为干细胞机制研究的模式系统,开始了自己的博士后研究。在那时,“干细胞”这个名词远不像今天这样家喻户晓,许多相关课题都是有待勘探的处女地。1994年,对果蝇干细胞的开创性研究,为林海帆赢得了来自杜克、哥伦比亚等多所名校的聘书。林海帆选择了杜克大学。在那里,他一手创办了杜克干细胞研究项目,以果蝇、小鼠与人类基因为模式,继续推进对生殖系、血液和表皮干细胞的研究。

2006年,百年名校耶鲁大学向林海帆伸出了橄榄枝。耶鲁相中了干细胞研究的巨大潜力,希望能够建立一所领先全美的干细胞研究中心。在时任耶鲁医学院副院长Carolyn Slayman看来,不断开拓新研究领域的勇气,使得林海帆成为承担这一任务的最佳人选。乐观向上、充满好奇、精力充沛,这些闪烁在林海帆身上的优异品质,让所有人确信耶鲁干细胞中心必将与众不同。而林海帆也不负众望。而今,耶鲁干细胞中心已从起步之初的一个实验室发展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干细胞研究机构之一,近百位业界顶尖的科学家在这里探索着干细胞的各种秘密。

经过无数科学家的不懈努力,干细胞的临床应用似乎已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随着科学家对这种神奇细胞的了解日渐深入,他们能够更加娴熟地诱导干细胞的分化,将其培养为所需的各种细胞类型。理论上,可以做到用干细胞来制造一个全新的器官,以替换人体中患病的脏器。在这个意义上说,运用干细胞疗法能够去除病灶,而一般的药物仅仅是消解症状而已。

基础科学研究的突破,正实实在在地推动着临床医学的发展:植入干细胞培育的人造心脏血管,为治愈先天性心脏病带来了曙光;在临床试验中,耶鲁大学的科学家和医生们正在试图用干细胞治疗中风和脊髓损伤患者;未来十年,借助干细胞疗法这一强有力的武器,癌症这一“众病之王”或许也将在人类面前低下高傲的头颅……

在研究干细胞分裂增殖的过程中,林海帆实验室发现了一种称为piRNA的超小型基因产物。这一发现,被《科学》杂志评为2006年度十大科学突破之一。谈起这段经历,林海帆为我们讲述了一段趣事:“我们每次发现一个新的基因,就琢磨着如何给它取一个好名字。有一次,我发现了一个对生殖干细胞的功能至关重要的基因,因为它的突变导致了精巢的极度萎缩,我就用这一描述的英文的缩写造了一个朗朗上口的新字,Piwi, 这就是现在挺有名气的Piwi基因家系名称的来源。后来,我们发现了一种与Piwi蛋白相互作用的新RNA,就命名这种RNA为Piwi-interacting RNA (意为‘与Piwi蛋白相互作用的RNA’),并缩写成piRNA。因为‘pi’读成‘派’,所以在庆祝会上我带来了一个水果派,上面写着RNA。大家一看,心照不宣,哄堂大笑。”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如果利用特定化学物质抑制piRNA,就可以有效减缓乳腺癌细胞的分裂速度,阻止癌细胞的转移,而不影响正常细胞的生长与功能。这一发现,让林海帆近年来的研究,逐步探入了研发精准抗癌与抗组织病变衰老药物的领域。“虽然现在还处于理论阶段,但是理论概念的突破才是新疗法的基础。以往就是因为理论不够完善才导致癌症不能根治,接下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谈起基础科学和临床应用的关系,林海帆深有感触。

游子忆,最忆是故乡

若非李政道、吴瑞两位教授心系故国,倾力支持推动,或许CUSPEA项目和CUSBEA项目无法如此顺利地落地,一大批天赋过人的中国学子也将失去接触世界最新科研成果的机会。而今,许多通过CUSPEA和CUSBEA走出国门的学子都已展露头角,成为各自研究领域的中坚。身处大洋彼岸,却同样追逐着中国梦,继承了老一辈科学家的家国情怀,他们也在通过各种方式,为祖国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赴美求学有成后,林海帆多次回国,在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厦门大学、汕头大学等高等学府访问讲学。2002年后,他开始在清华大学担任讲席教授。2013年,上海科技大学成立,林海帆获邀以兼职形式,担任上科大免疫化学研究所兼任教授。次年,他又承担起了组建上科大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的任务,成为学院的创院院长。

对于家乡,林海帆有着深深的眷恋。无论再忙,每一两年他还是会抽空回家乡一趟看望亲人。“温州商业氛围虽重,但我希望有志于科学研究的孩子要用激情追求自己超乎金钱的兴趣、不要受周围商业文化影响,而要敢于不同、敢为人先。”“非典型温州人”林海帆这样寄语有志于基础科学研究的温州少年们。在他眼中,幸福的人生必定是精神充实、有所作为的人生,而这样的人生往往无法光靠金钱换取:“现在是年轻一代做基础科学研究的大好时光。希望在温州,有志于科学研究的孩子们都能成为科学栋梁之才,造福人类。”

今年6月9日,林海帆与中科院院士杨焕明一同到访洞头,考察温州医科大学滨海校区。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让林海帆赞叹不已:“这次回乡,我有机会参观了一些工艺作坊、工作室、望海楼与民宿,深深感到洞头的发展已经超越了丰衣足食的时代,而开始进入了追求文化艺术的新高度。乡亲们的创意、艺术天分与高雅的品味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洞头会成为一个充满文化氛围的海上乐园。 ”

海外生活三十年,一缕乡情,却将林海帆的心与洞头紧紧地拴在了一起。老家种满蔬果的院落、咯咯作响的木制楼梯,有太多童年回忆沉睡在这里。当年,老师用当地养殖的坛紫菜、条斑紫菜作为例子向小海帆讲授生物学,又怎会想到,这个学生日后会成为享誉海内外的生物学专家呢?

在这里,赤子第一次尝到生命的甘美。在这里,赤子形成了对世界的最初认识。之后,他伸开手脚,开始追逐远方和梦想,在孤独中创造出自己的世界。但他还会再次回到这里,回到他生命的原点。只有在这里,他才会恍然发觉,原来不知不觉之间,自己已跑得如此遥远,到过世界的另一头,划出一道那么璀璨的弧线。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